登录注册  |  Tele 热线:0571-88271750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新闻公告

济南:又是一年春耕时 喜看三农新变化

2017年3月13日 16:51

阳春三月,在一片充满生机和希望的土地上,一年一度的春耕备耕生产又在和煦的春风中拉开了序幕。平整土地、搭棚铺膜、送肥下地、养护农机……从过完年开始,在济南市广大农村田间地头,到处已呈现出一派繁忙的景象。随着农业产业结构调整和农民种植观念的转变,很多农民由单一种植粮食作物向经济作物转变,春耕备耕越来越早。

  忙 好田间活

  初春的阳光明媚温暖,当走在通往田间的道路上时,人们就会发现身边不时有载着种子、化肥及春播工具的农机缓缓驶过,田间地头已是一派繁忙的春耕新景象。

  日前,记者走进大桥街道焦集村等村落,发现处处都是一派繁忙的春耕备耕之景:有的村民在运送农资化肥、有的在撒农家肥……

  焦集村是远近闻名的蔬菜种植专业村,全村拥有各类蔬菜大棚80多个,露天蔬菜种植面积200余亩,年产绿色蔬菜500万斤。来到村上的田间地头,正在给蔬菜地追施肥的村民告诉记者:“今年我向农业技术员学了好多蔬菜种植技能,如何科学施肥、防病虫,加强田间管理我基本已记在心头,我家种了2个蔬菜大棚,保守估计收入将达2万多元,今年肯定能有一个好收入。”

  “现在前来购买农药、薄膜、种子的农户逐渐增多,每天的销售额都在上万元。”大桥街道一家农业技术服务部门前人头攒动,前来购买化肥等农资的人络绎不绝,服务部的老板告诉记者。前来购买农资的张大爷说,“他这家销售种子和化肥、地膜等农资已经有多年,质量有保证,都是正规渠道进购来,这不一大早我们就前来购买今春耕作所需要农资,争取今年能有一个好的收成。”备 好肥料货

  庄稼一枝花,全靠肥当家。作为春耕备耕的重要一环,肥料直接关系成本和收成,因此备受农民关注。

  从春耕农资供应工作方面看,今年济南的农资供应比较充足,但价格却在上涨。据济南市供销社相关负责人介绍,2017年,山东春季化肥需求量在450多万吨,约占全年的1/3。济南的农资供应比较充足,目前看,无论是从化肥的品种还是数量上,都能够满足我市春季农业生产需要。此外,受环保、运输、人工等因素影响,今年化肥总体价格呈上升趋势,与上年同期相比,化肥价格普遍上涨。其中尿素涨价明显,零售价每吨1800元左右,同比增加7.8%,较去年有较大涨幅。

  济阳县农民刘雷最近开始给自家的小麦准备肥料。刘雷说,这两年国家和地方提倡使用有机肥等绿色生产方式,但现在有机肥的市场较为混杂。1吨有机肥从几百元到2000多元的都有,商家都说自己的肥料好用,但农民很难做出选择。

  除了肥料种类繁多,让农户无法选择以外,化肥的价格也是他们关心的大事。商河县种粮大户焦广富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他今年一共种了2000多亩地,由于化肥价格涨得比较厉害,1吨尿素的价格在1800元左右,比去年同期涨了500多元钱,一亩地按20斤施肥量计算,每亩地加上追肥的机械、工钱等需要28元,“仅此一项,种田成本就比去年要多花不少钱。”唱 好农机歌

  铁牛驰沃野,农机挑大梁,很多地方从耕田、播种、喷药、灌溉、收割、烘干实现农机服务“一条龙”,农机的作用越发凸显。

  在槐荫区玉清湖办事处筐里村,远近闻名的“种田能手”李庆友,正在对他的旋耕机进行维护保养。“春耕马上就要开始了,磨刀不误砍柴工,把机器打理好了,到时候用起来又好又快。”

  近年来,李庆友先后投入了几十万元,对原有的农机具进行升级改造,并联合周围几个村的农机手,一起组建了鑫昇源农机专业合作社,农业机械也扩大到了几十台。由于合作社机械数量多、作业质量好、准时守信,合作社的农机首先得到了用户的信任;其次合作社因为连片作业、减少了损耗、提高了效率,而主动降低收费标准,让用户得到了实惠。所以,鑫昇源农机专业合作社的订单作业一炮打响,每年不光自己村子周边、甚至其他区县的农业生产大镇都早早找到鑫昇源农机专业合作社签订作业合同。

  10日,在商河县小麦病虫害统防统治台子刘片区,3架直升机和6架植保无人机翩然起飞。它们时而悬停、时而转动,不停变换着速度与方向,“腹下”喷出丝丝药雾,均匀地洒在麦苗上。

  “现在政府帮忙防治病虫害,就好比土地有了‘保姆’照看,俺们省心多了。”56岁的赵广田笑得合不拢嘴。“以前俺们都是背着药箱喷洒农药,不仅效率低,对人体还有伤害。现在有了无人机,喷洒农药浪费少,均匀度高、雾化好,减少了用药成本,降低了农药残留。”他说,无人机1分钟就能喷洒1亩地,人工根本没法比。

  据悉,商河县制定印发《植保社会化服务组织运营管理办法》,依托服务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发展,因地制宜开展专业化统防统治服务,逐渐形成“公司/合作社+村集体/农户”的运作模式,推动专业化统防统治开展进程。念 好“调”字经

  一年之计在于春。在中央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政策鼓舞下,很多农民念好“调”字经,种植结构调整开始出现积极的变化。

  去年秋天,商河县怀仁镇怀仁街村“振北春家庭农场”内飘出阵阵酒糟味,农场的院子里,400多平方米的厂棚下,打碎的玉米粒被堆成几座“小山”,源源不断地通过传送带“灌”进运输卡车,等待被拉走。

  “振北春家庭农场”的农场主郭文宗是该村的“种粮大户”,2014年流转了村里350亩土地种植玉米和小麦,在种植和销售的同时,他还收购散户的玉米,并且开办了一家粮食酿酒厂,从种植、销售,到收购、生产,这个家庭农场有一个完整的生产、销售链。

  不仅如此,近年来,对于农业供给侧改革,一些种粮大户也将目光放在了在产业结构调整上。现如今,每到秋天,章丘区绣惠镇太平村的种粮大户张保华便将自己的玉米提前收割,做成青贮饲料,平均一亩纯收益720元,“要比玉米赚钱。”

  今年,张保华想继续调整结构,种植小米。“现在小米的价格是小麦、玉米价格的两三倍,要是种植出高端的小米,价格还要高出不少。”